繁体版 简体版
199小说网 > 白雨夜行 > 他已死去

他已死去

广目天王一手托塔压下,直奔鹿蜀面门。

鹿蜀抬头放声啼叫:“风!雨!雷!电!”

顿时狂风大作,呼呼作响,仿佛已经到了世界末日,广目天王的宝塔也在风雨之中被震碎,红色的佛袍也已经稀烂,广目天王砰的一声碎落。

鹿蜀见状扭头就走,此时戒嗔也被自然之力击中,还没反应过来。

戒嗔拿出降魔杵,双手一抓,佛光漫天,他单手抓住降魔杵的中间,左手作无畏印:“阿弥陀佛,鹿蜀施主若走,我只能拿这位小姑娘交差了。”

戒嗔的降魔杵指向秋兮。谁也没想到千佛寺的人这么卑鄙,白乞以为自己走了就行了。白乞依旧头都不回地走,但走了一段距离后他放心不下,又往回跑。

符离在树上笑着对旁人说道:“符心,我就说他会回来吧,你要相信人间有真情呐。”

戒嗔并不知道树上有两人,实力的强弱并不能作为发现隐匿之人的标准,就如同千行鹤能够在姬昌手下逃走,却不能打过永乐城将军一样。

符心笑道:“但是他走了,回头的挽救只能感动自己。”

戒嗔拿着降魔杵冲向秋兮,高景行看见急忙阻拦,白嗣音抢先一步,她拿起阴阳镜挡在前面。阴阳镜放出巨大的阴阳鱼,两鱼追尾而戏,一鱼主阴,一鱼主阳。戒嗔一杵砸在了阴鱼之上,巨大的力道被阴鱼全部吸收,声势巨大的攻势被轻松化解,可戒嗔是千佛寺被逐出的僧人,是一个妥妥的恶人。

坏人的共性是什么?聪明,蠢人是永远做不了坏人的。

异变突生,戒嗔手中的降魔杵突然变细伸长,噌的一声长出刀刃,也是千佛寺失踪宝物—降魔刃。

戒嗔目光平静地说:“我佛渡你。”说完一剑插入白嗣音腹中,好在白嗣音穿了转仙袍。高景行一掌拍来,信仰之力和道教术法的加持让这一掌威力倍增,可依旧远远不如戒嗔。

高景行被一掌拍飞,右臂直接化为血沫,随后昏去。白嗣音拿出赤霄剑刺向戒嗔,戒嗔一手作降魔印打向白嗣音,白嗣音也被打飞而出,好在有转仙袍,白嗣音只是吐血昏厥,没有跟高景行一样。

秋兮本来想冲上去帮忙,可看到高景行右臂炸裂直接昏了过去。戒嗔过去的时候鹿蜀刚好跑回来,戒嗔刚刚蹲下准备提起秋兮,看到鹿蜀回来抬头。

戒嗔:“回来了,鹿蜀施主,随我去千佛寺做客吧。”

鹿蜀原本褐色的眼睛此刻溢满了血丝,愤怒却又无可奈何,不得已鹿蜀化为人形走向戒嗔。

白乞说道:“放过他们。”

戒嗔点了点头,一掌打伤化为人形的白乞。这时,符离符心二人跳了下来。

符离练练摇头:“哎呀呀,怎么连瓶药都不给他们留。”

戒嗔警惕二人:“人生死随天,我佛自有定夺。”

符离笑着问白乞:“你为什么回来?你应该一直隐忍至今,为谋大事?挽回尊严?你不是一个心软的人。”

白乞强作微笑:“不知道,可能因为最近刚领悟了意念力吧。”

“爱除自身外无施与,

除自身外无接受。

爱不占有,也不被占有。”白乞继续说道:“以爱如意,虽不如向尚那样所向披靡,可抵御了自己内心黑暗的侵袭,爱意,他拯救了我,也限制了我。倘若我在虚假的爱意中无法自拔,也算是一桩幸事。”

符心询问:“为了躲避现实的残忍就沉溺于虚幻的爱?愚蠢。”

戒嗔颇有礼貌问:“二位,我要启程前往千佛寺,二位可否要同行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