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199小说网 > 白雨夜行 > 苦行僧

苦行僧

第二天,卫浴向卫子夫交代了如何偷走那的秋莲香囊给阮征,阮衫听完也向那昂道歉:“情势所迫,不得已杀死了你的先遣部队。”

那昂一如既往地冷漠:“死了就是死了,多说无益。”

以爱入剑,不曾退缩的一代强者—向尚,至死未曾见到那,那也不曾知道儿时的玩伴已经去世,多事之秋多悲哀之人。

“处理完了吗,百威?”那宣在朝堂询问手下人。

百威回复:“在名单上那昂的人已经清除,使者也前往白帝城请求解除战时约定,北王那束按照殿下嘱咐没有动。”

那宣:“百威,不论如何,他永远是我的弟弟,雪国的太子。对了,冰晶剑呢?”

百威点头:“已经在那昂殿下府上找到。”

那宣:“走,去北王府。”

那宣来到北王府,见到了北王那束:“你怎么想?”

那束笑道:“择时而行,谁有权我听谁的。”

那宣对那束知心知底,他只做选择,不帮任何人,这也是没对他下手的原因。

那宣深思:“白帝城敢发动战争,一定是找到了天命之子,我们绝对不能站在妖族对立面,百威,再派一批使者赶往白帝城。”

另一处的高景行才刚刚睡醒,他伸了个大懒腰:“啊!好舒服啊。”

有人无牵无挂,在温柔乡看着灯红酒绿,有人生死难料,只为他人存活于世。这是白乞在门口听到高景行伸懒腰时想到的第一句,也是唯一一句话。

白嗣音三人早在一旁等待,他们不知道卫子夫和那昂已经见过面了,他们此时还是要去见卫子夫。

白嗣音大喊:“起来了,呆猪,要去城主府了,再不起来就进去抓你了。”

高景行急急忙忙收拾完,就跟着三人到了城主府。刚到就看到了那昂和卫子夫在一起。

那昂点头致歉:“不好意思,先前多有得罪,还请见谅。”

不论什么原因,此刻看到高景行那昂还是明智的做出了选择。

卫子夫笑着缓和气氛:“都是误会,哈哈,都是一场误会。”

高景行上前问:“什么误会?”白乞想拉却没有拉倒,还是让高景行说了出来。

卫子夫:“最近多战事,几位可在府上住下,如果想另寻他路,我也不作阻拦。”

高景行即便不懂人情世故,也知道答非所问便已是答了,无需再问的道理。

四人辞别卫子夫,便往外走。白乞告诉高景行:“如若发生战事,雪国必然首当其冲。”

白嗣音好奇:“白乞,你怎么懂的这么多啊,你是不是白帝城隐藏的公子啊!”

白乞没有丝毫惊慌,慢慢解释:“嗣音姑娘说笑了,雪国一旦跟白帝城绑在一条线上,加上雪国与朝歌临近,必然成为首争之地。”

高景行:“那咱们去雪国吧,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?”

白乞:“走吧,也别告别了,直接出城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