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199小说网 > 白雨夜行 > 第十章 幻境

第十章 幻境

高景行三人看着面前的女人,不由得警惕起来。

女孩看到三人如此紧张,会心一笑:“别紧张了,你们三个人还怕我一个弱女子不成?”

女孩伸出手,“你好,我叫白嗣音,黑白的白,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的嗣音。”

不知为何,这个女孩给高景行的感觉就跟当初见白乞一样,甚至比白乞还要浓烈,就仿佛他们是相识已久的老友。

“白乞,黑白的白,乞讨的乞。”

“高景行,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山上的长老希望我德行崇高,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。”

“我叫秋兮,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兮的秋兮,你也可以叫我小秋妹妹,乞哥哥就喜欢这么叫我。”

见到三人没有无视自己,白嗣音也挺高兴。她指着石门告诉三人不要担心,有她在。说罢一掌拍在石门上,石门微微震动,她骄傲地回头看了一眼。

外面的两座冰狮脚底出现一抹红,打破了天地间的寂静,红色顺着冰狮的腿慢慢向上攀爬,充斥了石狮的眼睛。石狮前爪踩地,仰天怒吼,好在千冢墓有视音结界,不然雪国不少建筑怕是要被音浪摧毁。

两只石狮披着红发,缓缓走向冰石门。

两只冰石狮竟然直接穿过石门进入了墓中,冰石狮血红的双眼看着四人,四人也看着冰石狮,大气不敢喘一下。

过了不一会,高景行被盯得毛骨悚然,忍无可忍提剑冲向冰石狮。

“一剑鬼神泣,威严荡九州!”高景行提剑便砍向冰狮,白乞也一拳打向另外一个石狮,两只冰石狮应声而碎。

“哇哦,小哥哥好厉害啊,这一剑简直有开天辟地之能啊!”白嗣音蹦起来夸赞道。

其实高景行对于自己的剑术还是认识很深的,你要说术法的话,高景行可算是天下顶尖二流的术法大师。可这剑术,高景行连末等都算不上,高景行连把剑都没有,只不过术法幻化的一柄剑,然后用术法以剑气的形式释放出去。

如果守护墓门的护卫就这么被一剑一拳打碎,未免太过蹊跷。

不过高景行还是欣喜若狂:嗣音姑娘谬赞了,我并不精通剑术。”

四人继续往前走,前面的洞口越走越窄,只剩下一个仅能通过一人的小洞,高景行率先进入,其余三人紧随其后。

入眼是市民云集的城墙口。只见一人站在人群中央,高声大喊:“今次子荒淫无度,暴虐成性,非但不体恤民心,反而劳役百姓,朕顾其性情,难以担当国家大任,故今依先祖律令,贬其为东莱侯。长子那宣,辅助朕处理政务,以光太祖遗德。”

高景行看着眼前的宦官,觉得自己是时候行侠仗义,走马江湖了。他拽着白乞,想要趁夜色去劫持那昂,可白乞死活不肯走。

白乞翻了翻白眼,“你慌什么?且行且看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我感觉我应该替天行道,但以往我应该不会这么冲动。”高景行捂着嘴巴在白乞耳边轻轻说。

倒是给白嗣音在一旁乐得合不拢嘴。这用寿命换来的幻境虽然能迷惑人心,却没迷惑得了三人,只有高景行一人真正陷入其中。

白乞摇了摇扇,气定神闲地说:“放宽了心,一会就有人来请你到侯府做客。”

如今这雪国一王两子一公主,长子那宣做了太子,次子那昂被贬东莱侯,公主那言远嫁莲城。

高景行听他的意思,应该是那昂邀请他,可他跟那昂素未谋面,为何要请他去侯府。

远处传来急行军的声音,军队走到高景行面前就停住了,“高景行,昨夜打翻六号客栈玄字楼桌一张,椅四个,门一个,另计小物价若干,现在奉命捉拿你。”为首的一个中年护卫军说。

正当高景行准备纳闷时,白嗣音一把抓过他,就扣了他的双手。

“军哥哥,我一瞅他就不像个好人。嘿,这不让我抓着了。”白嗣音眨了眨眼睛,看着面前的护卫军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